空有其形,内无所表。

能看出来这是海少侠(Aqualad)卡尔德吗……是的,卡尔德拉姆。
草稿刚画了个头,板子就坏了。剩下的只能用鼠标画,最后也只用油漆桶填了个色。小图比大图好看。
我觉得卡尔德很可爱的地方是他的腮!!还有他的蹼!!但是色块看不出来!  卡尔德潜水的时候,腮会舒张开去再缓缓闭合……可可爱了……

找不到同好……

后续:我把草稿找回来了,在LFT感到了温暖!我想试试等新板子到手,不这么简单地填色,要认真画了……

更新后续:是的,如果你看到这行文字说明我到现在都没买开始重新画。天天加班好痛苦啊……

+

说起来4月之后我就没发过Lof了,因为一直没绑定手机。回国之后现在绑了一个,总算是拿回了这个账号。

我一年就画两次画,每次只画一个头……

+

【4月27日英国观影】复仇者联盟3-角色个人结局详细剧透-审慎点进!

写在最前面——

这个是从这是4月27日英国观影回来打了鸡血的产物,不想看剧透还是不要继续看了。比国内提前一个月看,找不到人讨论还是有点憋得慌233

这篇剧透我不一定按时间线描述,只是重点说说大家的结局。


首先是洛基。

雷神3的剧情到洛基,索尔还有浩克的飞船直接遇上灭霸。

复联3开头,阿斯加德全体人民被屠杀,不仅领土没了,人民也没了。首先是奄奄一息的那个能感知万物能开彩虹桥的海姆达尔被给了最后一击捅穿,最后的意识把浩克传送回地球的纽约圣所,留下了洛基和索尔。灭霸用拥有力量宝石的无限手套折磨索尔,要求洛基交出宇宙魔方。洛基不从,露出轻松的神色说随灭霸怎么对索尔。但是灭霸是来真的,最后...

+

【FWVII】【42组】第十一章 安佐

【文】言反

【图】乔嗷嗷嗷嗷(微博)

这从来不是什么波澜壮阔的冒险,也不是什么一波三折的复仇。既不是跌宕起伏的阴谋论,更不是峰回路转的侦探剧。什么引人入胜、扣人心弦、一波三折、惊心动魄、荡气回肠——全都没有。平平淡淡、普普通通、无趣至极。主角几乎什么都没做,也做了所有。

如果这是一个故事,那么现在一定几近尾声。如果这是一篇小说,那么暗藏在表象之下的另一层线索也到了浮出水面的时候。

不过,只是早了点。

盲人如此想着,将掌心的鲜血滴入英灵的唇缝。

“那么,你想起我了吗?”


一切的开端是最初的坠机事件。

安佐·苏恩,没落魔...

+

【FWVII】【42组】第十章 残余

【文】言反

【图】@乔嗷嗷嗷嗷(微博)

熟悉的深红色,熟悉的铁锈味。

一切仿若与平时并无它样。英灵的银发垂落在血污里,浸染上人类的颜色。从安佐身体里流出的鲜红在球形的屏障里积起淹没脚趾的厚度,英灵的膝盖跪于水的薄膜之上,浸入已经冰凉的血液。

英灵舔了舔手指,再次攥紧御主的衬衫,张开嘴巴,对着眼前的肉块咬下。撕扯着皮肤,嚼断了肌腱,吮吸着残渣。一点一滴,将魔术师生吞活剥。

盲人眼里的那轮落日早已永远地沉寂,曾经活动着的躯体沉重地后仰。英灵扯碎了他的喉咙魔术师理所当然地不会再给予回应。双膝着地的姿势让安佐的尸体直直地躺向后方,却在英灵的拥抱下没有倒地。他耷拉着颈脖,全身失去气力,仿佛软绵...

+

就是个跑团用PC立绘。

+

【FWVII】【42组】第九章 吞咽(Χαρυβδις,Kharybdis)

一切皆近乎为静止。

巨大的漩涡在亨普贝克的海面升腾而起,缓慢而安静。

阳光下的海面闪耀着粼粼波光,远处的薄雾聚拢在水天相接之处,模糊了边界,模糊了轮廓。水团漂浮在四周,反射着金色的光线,折射出晃眼的刺芒。细细白浪从天际翻腾而来,一帧一帧,映着空色的波涛推涌追逐,由远及近,由近而远,冲刷上岸边没了响动。时钟仿若调慢了指针,每一刻前进都伴随着魔力的膨胀。

如此与众不同。


自与英灵相遇,这是安佐第几次感知到类似的场景。


============


在抵达最后的舞台之前,他去见了肖恩。

某个带着红色Saber的警察在整个亨普贝克追寻他的行动实...

+

【FWVII】【42组】第八章 漩涡

安佐弯下腰,伸出手,触碰脚边的玻璃碎碎屑。鲜红、亮黄、明紫。漂亮的花瓣格子窗。宝蓝、玫粉、深绿。颜色间隔,错落有致。褐色的纹路沿着既定的轨道闪耀出阳光的色彩,勾勒花朵怒放之形,只可惜,它毫不留情地被敲碎。原本在门楣之上,现今于众人脚下。他知道彩色的原理,知道波长频率的区别,知道溶解在玻璃中的过渡子或稀土金属离子的电子跃迁引起的光吸收的本质。一切皆为理论。

当指间被尖锐的残片刺破时,盲人才意识到眼前的景色是何种怪异——那是他几十年来未曾获取的“视觉画面”。

淅淅索索的议论声在一瞬间重新灌回大脑,然而在听清那是些何种话语前,又倏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喧哗仿若最开始便消

+

【FWVII】【42组】第七章 捕食


粗劣沙哑的鸣叫盘旋在低矮的天空。

仅仅是一息之隔,整个亨普贝克都换了样子。原本热闹悠然的小镇化为人烟稀少的死地,茂盛的森林犹如苔藓般迅速蔓延,茸茸厚厚,覆盖住大片城市。当少年反应过来的时候,世界已经变了天。

他不过是和从者走散了。

耳际是振翅之响,禽类的勾爪嵌进耳廓,少年的眼睛正对上乌鸦漆黑的鸟喙。大地冰冷的寒意顺着后背印染进全身,他忍不住咬紧后牙,想要挥手驱离这惹人生厌的动物——可惜他无能为力,眼角可以瞥见被扔在不远处的右臂。

他已然是砧板上的肉块。

少年灰紫色的眸子里印着黑鸟,黑鸟的眸子里印着少年。于是,乌鸦开动了,向着那黯淡的眸子猛地啄去,一下,一下,又一下。少年把悲鸣压抑在喉...

+

【FWVII】【42组】第六章 羔羊

世人如羊走迷,耶稣以己作燔祭之羊。

各人偏行己路,而罪归圣子。

咩。


男人半牵英灵的双手,合眼做着餐前祷告。念词结束,他如同平常一样,静静地对着自己的英灵下达允许:“可以开动了。”


羊耳轻颤,英灵轻灵地点地蹦跶。银色长发抚过他白皙的皮肤,不属于人类的长耳在发丝的掩映下若隐若现。柔嫩的耳廓,短短的绒毛,细微的毛细血管分布其上。用手轻握的话,能感受到手心里传来的温暖体温,混合着心跳的鼓动。英灵,存在于此。

当男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也的确这么做了。

英灵在意起御主奇怪的行为,被抓住耳朵的他张大嘴巴,直直地一口咬住安佐的手臂,留下一排整齐的牙印,然后饶有兴趣...

+

【FWVII】【42组】第四章 方舟

晨曦才泛出堪堪色彩,朝阳漏出丝丝光线。冷暗色调交织在天空的画布上,渐变色柔软地扩展开去。与暮霭不同,一天之始的日色来得更为柔和,清晨的薄雾带着寒气,窗沿上结满了冷霜。瞳眸里装有暮色的魔术师,在这冬季的海面上呼出雾白的水汽。

他在前往亨普贝克的船上。


立于甲板的魔术师习惯性地摸了摸长笛上圆形的凸起,仿佛勾起了什么温暖的回忆。

抬手,他轻轻嗅了嗅指尖,有淡淡的锈味残留。


长笛声悠扬飘荡、绵延回响,萦绕着吹笛人的空洞缓缓地飞升。久违的繁星漫天,笛声化作雾气,缠绕着云丝,将船上的喧哗化作宁静。


======


那是个小型的交响乐...

+

【FWVII】【42组】第三章 迷路

【文】无亦

【图】@乔嗷嗷嗷嗷(微博)


指间触及红色的牛皮封面,顺着些微凹凸的纹路摩擦着,安佐有些心事。掌心按于皮革制品,皮肤的温度很快便将封面浸染,与之相对的是手心微凉。他翻开笔记的内页,随着纸张的开启,那股让安佐觉得安心的气味随之而来——卢卡斯的味道。


说实话,卢卡斯最后所赠与的情报的确是清清楚楚记录在纸上——用墨水,一种让盲人无能为力的阅读方式——安佐只能苦笑着这或许是那个占星师唯一的反抗了。从只告诉安佐是书桌边缘红色的笔记开始,这个“红色”便成为了第一道关卡。占星师明明再了解不过,即使有着魔术的辅助,对于失去眼球的安佐来说,颜色着实难以分辨。在与Saber主从...

+

【FWVII】【42组】第二章 星空

温暖而湿润。

英灵不排斥这样的手感。

腹部是最柔软的部位,只要轻轻撕扯开,就能见到里面藏着的好味。湿哒哒,黏腻腻,他搅动着内部的粘膜。咕叽咕叽,脆弱的器官混着空气发出磨人的声响。血液染红了指间,沾湿了手掌,波及到手腕。英灵捏起碎肉,昂着脑袋塞进嘴巴。偶尔有鲜血顺着小臂滑落,他只得低下头颅,轻轻地舔舐自己的手腕——英灵尽量不去浪费任何一滴新鲜的魔力。


Berserker很饿。

他无时不刻不处于饥饿的状态。

Berserker在吃。

他随时随地咀嚼着过盛的食物。

不够。

还不够。

金色的瞳眸扫过目所能及之地,英灵舔了舔牙齿,想把一切全部吞噬。


他...

+

【FWVII】【42组】第一章 水都

啪嗒啪嗒啪嗒。

光着的小脚丫欢快地踏在圣马可时钟塔广场的地砖上,溅起一朵朵水花。水波扩散开去,荡漾过少年的倒影,揉碎了蓝天白云。

男人略微叹了口气,握了握导盲棍。


对于威尼斯来说,这几天是冬日中难得的阳光万里。典型的地中海气候让12月份的水上城市更显湿润,安佐倒是早就适应了意大利大部分地区这种雨热不同期的气候。

比起干燥,周身密集的水汽让他很有安全感。虽然不想再体验一次完全浸泡在水中任人宰割的情景,但以水为根源的他,着实感到了亲近。


身前不远处纤细的身躯穿着亮黄色的雨衣,在积着淹没脚趾的水层中蹦跶,没由来地很欢快的样子。左手捧着大大的一次性盘子,右手抓...

+

【FWVII】【42组】序章·召唤+附录+附录的附录(放飞自我)

男人微微喘息着。

在他眼中映着的是玫红色的夕阳。那是双多种色彩糅合在一起的眸子,仿佛一轮橘日沉没在愈发深沉的夜空里。假得矫揉造作。

可惜眼前炫丽的光芒没有为他的瞳孔带来任何变化;浪花拍打着颈脖,像是大海的双手抚慰着他的神经,然后嬉笑着带走仅剩的暖意。

初冬时节的大海一点也不温柔,冬季的严酷被深海抓住了脑袋然后胡乱灌进男人的衣服。人类很难在低温的环境下感知周围,触觉仿若被冻僵,在冰冷的海水中体验不出波涛的起起伏伏。他浸泡在水里,像是被海盐腌渍的肉,任凭宰割。男人被寒霜牵制住了手脚,被混沌包裹住了身体,甚至不明了自己是否还活着。


人类获取信息的80%都来自于眼睛,所见影像投...

+

就是一张最近跑团的摸鱼人设……

姿势怎么改都别扭,想改成右手摸头左手叉腰。

叫【姑或 鹤】……是个梗。

其实我还是比较喜欢同一个系列的PVP秘密团的【岬 宝玉】2333


后来我把这个立绘变成其他团的角色了!!上了色(图2)……还不如不上………………

+

【狄壬x季方藤】蛇鹫

滴。

嘀。


嘀。


嘀。


嗒。


在意识模糊的边际,有听到水滴的声音。

哨兵比一般人的五感更为敏锐,这在此时来说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想要移动颈脖,但却僵硬着无法动弹,甚至连自己究竟以怎样的姿势身在何处都无法判断。意识的两侧似乎被大片的黑色侵袭,怔怔地无法感知。思维似乎在什么时候中断了,但又紧紧捻着一丝清醒没有彻底陷入迷茫。

有水滴的声音,仿若滴在耳际,沉闷地敲打着地面。指尖生疼,配合着心脏的鼓动,缓慢而厚重,男人尝试着挪动自己可操控的身体部位。他稍稍喘了口气,右侧腹的疼痛...

+

【人设图】狄壬

我可能是根本不会上色吧!为什么这么丑……(抹脸)

+

【八冢匠生】

我感觉自己最近都在摸鱼,粗糙的鱼。摩擦。

+

本来我准备完成的文件名字叫做【夏儿和哔助】,画到一半我改名后叫【夏儿】,完成的时候就只叫【夏儿的头】了。

上传之前重新打开原人设,我发现根本就不像夏儿!!

于是目前就叫【头】吧。


+

男子汉下棋的时候,肩上会顶起一片星空!

+

© 言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