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调理和润化地堆积文字,在剥去字体、结构、颜色等等外衣之后剩下的玩意究竟多么不堪呢,只是想看看这样的东西罢了。

就是一张最近跑团的摸鱼人设……

姿势怎么改都别扭,想改成右手摸头左手叉腰。

叫【姑或 鹤】……是个梗。

其实我还是比较喜欢同一个系列的PVP秘密团的【岬 宝玉】2333

+

【狄壬x季方藤】蛇鹫

滴。

嘀。


嘀。


嘀。


嗒。


在意识模糊的边际,有听到水滴的声音。

哨兵比一般人的五感更为敏锐,这在此时来说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想要移动颈脖,但却僵硬着无法动弹,甚至连自己究竟以怎样的姿势身在何处都无法判断。意识的两侧似乎被大片的黑色侵袭,怔怔地无法感知。思维似乎在什么时候中断了,但又紧紧捻着一丝清醒没有彻底陷入迷茫。

有水滴的声音,仿若滴在耳际,沉闷地敲打着地面。指尖生疼,配合着心脏的鼓动,缓慢而厚重,男人尝试着挪动自己可操控的身体部位。他稍稍喘了口气,右侧腹的疼痛...

+

【人设图】狄壬

我是真的觉得这张颜色很丑了……我根本不会上色啊!

+

【八冢匠生】

我感觉自己最近都在摸鱼,粗糙的鱼。摩擦。

+

本来我准备完成的文件名字叫做【夏儿和哔助】,画到一半我改名后叫【夏儿】,完成的时候就只叫【夏儿的头】了。

上传之前重新打开原人设,我发现根本就不像夏儿!!

于是目前就叫【头】吧。


+

男子汉下棋的时候,肩上会顶起一片星空!

+

六月份什么产出都没有……就10分钟草稿了个自家的PC【空格一二三】的头像,然后就去跑团了。

咸鱼。


=====

2017/08/24

算了,还是把空格的初期人设删了吧……后面改成本因坊一二三了。

发条狂草摸鱼【。

+

一个梦的逻辑

(单纯地随手记录自己的一个梦。可能源起昨晚曼彻斯特的恐怖袭击爆炸事件吧……)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站在宽广无际的空白中。

没有天地之分,没有方向之别,仅仅是一片白色。脚下有踩在实地上的感觉,但若是蹲下身伸手触摸,却什么都没有。蓦地,有什么猛然靠近中——然后眼前一年漆黑。 

当我醒来的时候,自己正身处一个巨大的空间里。

说是“巨大”,只是因为所有东西的尺寸都变大了,而我就像火柴棍一样,小得完全没有存在感。我的周围有着各式各样正活动着的存在,即使能意识到那些是有意识的个体,但却无从判别它们是什么。

一成不变的宁静空间发生变动的话,总是那么突如其来,一阵轰鸣,...

+

给元件的生日贺图

+

【FWVI】【32组】第三章 剪碎

她的呼吸轻扫在男人的耳际,能轻易察觉到那人的动摇。微微透光的耳翼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略微泛红,可以清晰地瞧见细细的血丝与短短的绒毛。女人心血来潮地轻咬对方的耳垂,男人却稍稍撇过了脸颊。她环住那人的颈脖,亲昵地蹭着他裸露在外的肌肤。虽然是一国之王,男人的皮肤却犹如野兽般粗糙,但也有着人类的细腻。 

啊,这就是属于她的王呢。


零碎的串珠碰撞声,挂于颈脖的珠链击出清脆的涟漪。女人再一次不容置疑地向她的王发出命令,将伊帕迪奥斯灭族。男人迟疑着,沉默着,唇间没有一丝缝隙。女人用双扶住对方的双颊,强迫对方看向自己——弗拉维,你给我牢记你的野心,给我牢记你的职责,给我牢记住你才是...

+

【FWVI】【32组】第五章  jojo paro

master反转战

+

【FWVI】【32组】【第一章】 循环 +【 第二章】 观测

第一章 循环 循环+ 第二章 循环 观测


野兽粗重的呼吸喷在耳际,有一股温热的臭味。布料摩擦的声响。女孩伸出胳膊,踮着脚摸了摸对方的皮毛——粗糙,干涩,却无比温暖。她环住野兽的颈脖,亲昵地用脸颊蹭着对方的肌肤。犹如沙子一般干燥的皮下传来心脏的鼓动,强壮而有力。她能感受到它肌肉的线条,血管的走向,那被层层包裹的骨骼的宽厚。

零碎的金属碰撞声,锁链禁锢把野兽禁锢在原地。它微微甩了甩脑袋,喉咙里发出带着惬意的低鸣。尝试性地嗅嗅地上的肉块,它那带着倒刺的舌头猛地弹出勾走食物——最原始的进食不是什么赏心悦目的画面——食物的腹部永远是最...

+
FWVI 【32组】 第一章  循环→循环


第一次尝试了这种类似漫画分镜的排版方式,非常有趣呢!

从2013年开始就在尝试着用文字表现画面(字面意义),用文字引导视线(字面意义),这回倒是真的直接上分镜格了(字面意义)hhhhhh

希望能有不一样的阅读感觉吧。


+

序章 循环

灵感是将近一年前记在备忘录里的。能够有机会报上名真好啊。虽然时间实在是不够,等到眼前的修罗期结束想要好好打上几场。


微博放岔了图片,那里的是二稿。【抹脸

虽然其实只是修正了一个字,再加上排版有那么一点点不同罢了。

+

涂涂最近跑的团。画风真是每秒都在变。

虽然看起来没剧透,但这些光是出场就是剧透的存在导致我不能提模组名字呢……

+

【传文】【A12】

传文·A组第12棒

微博合辑【A组】:http://www.weibo.com/1944087357/E9sAsiWyx?type=repost#_rnd1474828450435


(1) 

天花板天花板天花板天花板天花板天花板天花板天花板天花板天花板天花板...


+

最近的滤镜都好有趣啊……

+

关于PC们

(删掉删掉……)


+

卍战的最终赌局,拉罗 败。

+

本丸跑狗

·我想这算是刀剑乱舞的同人?也许不是?其实……还是不剧透了,我觉得自己会被人揍。不是什么正经故事。

·先推荐一下人工的#刀剑乱舞#《本丸惊魂》的合集:

http://25-percent-gray.lofter.com/post/3598ee_a4b1a71

然后这里是《本丸惊魂2》合集:

http://25-percent-gray.lofter.com/post/3598ee_ac71fd5

就是为了看懂这两个故事我才去玩的刀剑乱舞,现在看明白了故事之后,自己突然开了脑洞也想写点什么,这算是衍伸于人工笔下的世界观的故事吧。其实还是修改了一小部分。

啊...

+

COC跑团 模组《沼泽人究竟是谁》 NE结局(全是剧透)

角色 兰伯特 - 后日谈


兰伯特 喜欢 天宫柳——这可能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天宫柳怎么看待兰伯特呢,这倒是没什么人知道。但兰伯特知道的是,至少天宫从未对自己敞开心扉。天宫一直是冷静的,一直是理性的,一直保持了从容不迫,即使有时会斗嘴,但天宫一直是那个天宫。不是那个会在月宫医生面前放松,对月宫倾诉,寻求帮助的天宫。

从最初的事件结束,也是最初相遇的开始,齿轮运转起来,嘎吱嘎吱响个不停。那时的兰伯特仅仅怀着报恩的心态去看待自己的室友,是的,他喜欢他,自己也不甚明了的感情。

兰伯特喜欢天宫柳。...


+

随笔

今天又是一顿忙,Z抑郁症回国的的事情还没结束,这回是轮到室友M了……简单来说,就是她和她男朋友分手了。说是男朋友,她自己其实也不知道怎么形容,他们真正接触的时间只有不到一个月,不过一直联络倒是好几年了。
今天下午我在家写论文,M买了个小尺寸的登机箱开心地回来了——她早上的确有问过我要不要一起去市中心买东西。她一直盼望着回家,就和我之前说的一样,她从9月来英国开始就不太适应。我提到过好几次,说自己有个同学第一天来英国,坐在大巴上看着窗外低矮的零零散散的屋子,看着没有楼梯口正门直接对着马路的房子,她因为没有安全感在车上就哭得稀里哗啦。英国一点也不好,我想回家——11月份时,她国内的男朋友要跟她分手时...

+

【FWV】【42组】第七章 茶经

红发的英灵勾勾指头,自家的御主就啪嗒啪嗒乖巧地近身,搂住Rider纤细的颈脖,吧唧一口亲上了女人的脸颊。9岁的幼童咯咯笑起来,正如普通的孩子一样,扒拉着英灵的振袖,偎依在从者的身边。

和服高紧的领口让女人略微有点不适,颈脖间布料的摩擦无法习惯,但她仍神态自若地跪坐着,目光平和地投向对面的二位——年幼的少女蜷缩在榻榻米上,宽大的布料让她看起来更是娇小,脑袋枕于青年的大腿,她的眼睛闪过幽碧的颜色,漆黑的底色映着不详。


“是的哦,是我杀的。”


相马时生失踪了。

Rider得知这个消息已经是几天后的事情。对于作为她...

+

【FWV】【42组】第六章 冰与火之歌

从眼皮外观察,就能相当容易看到其之下那颗含水量百分之八十左右的球体在的转动——即将醒来的征兆。

而当那个小小的身躯真正张开双眼时,Rider已经侧身坐在了床沿。如果塞缪尔还活着,可能会因为这迥然不同的光景而落泪吧。

毕竟,直至他死亡,也从未有人处在那个位置。


“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吧。”


在高架道路的边缘,不会延续到任何地方的道路上,魔术师与英灵们动了起来。敌方是两位女性,也是自圣杯战争开始以来Rider所遇见的第...

+

【FWV】【42组】第五战 纪念碑谷paro

选择困难症选择全部都发…………

+

【FWV】【42组】第四章 然后,这里空无一人

哗啦啦啦啦,推车的轮子急速转动着,一圈圈滚动得飞快,摩擦着地面,不留下一点痕迹,沉闷、刺耳,却一点也不响亮。 

身体感受着震动,自己在哪?男人朦胧地将右眼眯开一条缝,映入视线之处,是天花板的雪白。


“伤者为二十四岁男性,有外伤、挫伤,并可能全身骨折。”

哗啦啦啦啦啦——

“昏迷指数7,呼吸24/分,心跳120/分。”

“检查血细胞、生化值!快!”

哗哗哗哗哗哗——

 “又来一名伤员!男性,27岁,左腿开放性骨折!”

 “拿十包血浆来!”

“打开乳酸林格尔式点滴,左侧管注入100毫升盐水!”

哗啦啦...

+

【FWV】【42组】第三章 谜题要在晚餐后

(此文仅为真刀实枪的料理决斗增色,实际内容以料理为主……)


这 是一个很短很短的故事,契机虽说不是突如其来,但在仅仓促间完成整个流程。仿若一个游戏,更甚者不能否认其为一个玩笑,在弥漫着透明硝烟的战场,过家家一般的相遇。或许可以这看起来像是一个临时的番外篇,但的的确确毋庸置疑是故事的主线,不如说,看似儿戏的对决却主宰着关键的转折。

不容忽视的对手,不可小觑的角色,一个缺少起承转合的章节——那么,在毫无闲暇余韵的时候,来做道菜吧。


原料:基圍蝦(周日超市特價)、三文魚(半價)、鱈魚(超市折扣...

+

【FWV】【42组】第二章 谜题里的守望者

繁星漫天。

女人坐在自己的马上,一如既往。

那是匹漂亮的大家伙,银白的皮毛在月影下映得柔和,微风吹过,一根一根反射着清亮的光芒。艳红色的笼头,艳红色的马鞍,艳红色的马衣,衔铁、低头革、水勒缰……那些印着代表身份纹章的马具,鲜得刺眼。金色的绣线纹理走向分明,象征勇气和王者的狮子——并不是多么特殊的东西,那个时候,包括后来,那片土地上的人们疯狂地迷恋用这种野兽来展示权利。现在又与她何干。 

她并没有兴趣去了解一个陌生人,但是如果对方主宰了自己为何现身于此的答案,她则有义务去解开谜题。她在使自己闻名于世的故事中那种慈悲与热情,并不是消失,只是被时间磨平了一些。现在的她仍然是传说的姿态...

+

【FWV】【42组】 第一章 这个谜题 不太好

女性英灵看向远方,这是片熟悉而全然不同的土地。


比起纤细这种软弱的形容词,对那个女人更贴切的形容倒是“不带一丝多余的东西”。长发包裹着身体,她纤长的脖子,深陷的颈窝,分明的锁骨,只在显得她的精干。和病弱的体态完全扯不上关系,她的骨架带着力道,带着干劲,带着一丝不苟的强势。所以她一如既往地观望,直到事情不得不需求她的干涉——不是每一件事都需要领主身体力行。当然,她同样不适用于高傲这个形容词,她只是极其理性地去对待事物,保持着身为女性的绅士风度,保持着所持身份的自尊。

与阿赖耶识签订契约,将自身置于英灵殿,以复制品的身份应圣杯之召唤以Rider的阶职现身。被抑止力选中的原因,她...

+

© 言反 | Powered by LOFTER